导航菜单
首页 > 卵子库知识 » 正文

雪后的世界是另一个世界

  ◎荷夏

  我只在朋友圈围观过“雪后的紫禁城”

  降温了,早起进厂门的时候看门卫小伙雷锋护耳帽的上沿结了一层白霜,东北小伙爱唠,说北京这冷跟俺们老家那冷不一样儿,我们那嘎零下二十度我都能忍,这嘎这冷叫人受不了,老难受了。

  雪是冬日的馈赠。还是很小的时候,就从爷爷那儿知道了“冬天麦盖三层被,来年枕着馒头睡”。漫天大雪后,大地白茫茫,连爷爷都停了每天早起背着粪筐出门的活计,坐在火炉边“吧嗒吧嗒”地吸起了烟袋。外面滴水成冰,屋里热炕暖暖,火炉上的水壶发出“哧哧”的鸣叫,炉台上烘烤着一圈红薯,水盆里泡着冻得梆硬的柿子,花生的香味最馋人,还有那浓浓的茉莉茶香在屋子里蒸腾着,一家人就这样围着一膛炉火,放下三季的辛劳,三两句闲话,享受着难得的“冬日之闲”。

  爷爷大概是想着地里的麦苗都盖上了厚厚的棉被,来年的收成有了保障,一高兴还会找个筛子带着我们在院里扣家雀。雪后的世界,是一个不一样的世界。爷爷领着我们这些小跟班在村子远近巡视着,雪地上清晰地留下了兔子、黄鼠狼的脚印,小猎人跟着老猎人下夹子,取猎物,又是雪后的一大趣事。

  因为有雪的装扮,这世界曼妙了许多。下水井盖只露出两个圆孔,与街角的玖零度折线恰好构成一幅简笔面孔,鼻子和眼睛颇为形象,让人莞尔;小区街道上为新年刚挂好的灯笼,应了“雪打灯笼”的景致,让人们多了对节日的祈盼;就连有点乱的共享单车因为披上了白雪的外衣,也成了镜头下美好的静物;铁栅栏上的小鹿装饰,白雪蓬头,如北极的驯鹿乘雪而来,任谁也会爱了。用手抓一捧冬青上洁白的雪,指尖传来的冰冷那么清冽,掬一捧白雪,用力地撒向天空,转两个圈,躺倒在厚厚的雪地上,成人也可以在雪天撒欢,找寻孩童的欢欣,因为雪天的包容,看到的都报以会心一笑。

  在北京,下雪天,一大波人会抢着去故宫,我只在朋友圈围观过“雪后的紫禁城”,但我在雪后去过颐和园,去过香山,雪后的京城那些带着皇家气韵的地方,是另一个世界的景致。

  雪后的颐和园,辽阔的昆明湖一片洁白,只有十七孔桥如长虹横卧其上。赶上雪后初霁,阳光一点点变换,桥洞的光影也随之移动,有时,会让人产生金光穿过的感觉。走在银装素裹的西堤上,就如同走进古画的雪景图卷。西堤六座桥,每座桥有每座桥的美,远望北岸的万寿山,琼岛仙山一般。黄色的琉璃,大红的宫门,汉白玉的石阶,屋脊的神兽,颐和园的雪天总让端相机的人拍到没电。

  想起那次雪后去香山,市里的雪已然被清除干净了,而到得山脚下仰望面前的西山,被玉树琼峰,银屏叠嶂的气势震撼到了,冬日枯寂黯然的山麓,在白雪的勾勒下,分出了明暗、虚实的层次,风韵自是不同。西山本就空气好,雪后爬山空气湿润,耳边鸟鸣不断,也许是负氧离子多的缘故吧,愉悦的情绪打退了身体的疲累。无意中走进腊梅谷,莹莹腊梅在枝头白雪的映衬下,剔透脱俗,如山谷仙子般。待爬上峰顶“鬼见愁”,俯视群山,原驰蜡象,山舞银蛇,又是一种壮观。不负“西山晴雪”燕京八景的盛名。

  冬天,盼望着下雪,盼望着与雪后的另一个世界相遇。

收藏此文 赞一个 ( ) 打赏本站

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

  • 打赏方法如下:
  • 支付宝打赏
    支付宝扫描打赏
    微信打赏
    微信扫描打赏

相关推荐: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二维码